十一

诈尸打脸……疼

【狐兔】一千

为什么我要写虐?因为我对他们爱得深沉。

        Nick空闲下来的时候总是停不下来的会想Judy,想他们俩真是命中注定、天造地设的一对。通常这个时候他会露出Nick Wilde招牌式的笑容,然后警局里的大个子同事全都会默默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爱人有一双紫葡萄一样的大眼睛,它们圆润明亮,被一圈浓密的鸦色睫毛轻柔的拢住,漂亮的就好像是世界上最甜美的糖果,但是这颗糖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动物就能吃下去的,那里头充斥着的对捍卫整个动物城的正义与和平的熊熊火焰,稍稍不慎就会把人灼伤,但是有些时候也会梨花带雨,那盈满了眼泪的样子可真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 “I really am just a dumb bunny.”按下播放键,胡萝卜造型的可爱录音笔再一次响起小兔子哽咽着说的话,Nick发誓他会把这支笔贴身携带一辈子,而且要把爱人的声音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左胸口袋里,每天听上一千遍。

        哦他知道这样很蠢,但是你能指望恋爱中的狐狸长脑子么?

        “嗨,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跟碰到的每一个同事打招呼,慵懒之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活泼。转弯的时候撞见牛局长,对方一脸“老子终于找到你了”的表情,不由分说地往他怀里塞了一份民事纠纷档案。Nick挑着眉毛打开,照片里的小兔子眼似水波,腰比杨柳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    诶,没有我家Judy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抱歉我最近忙得很,这种小事还是交给别人吧,我看豹警官就不错啊,正好能让他在他那坐台生涯里开个小差挪挪屁股。”他伸手理了理自己蓬松的的耳毛,下一刻那只悬在半空的细胳膊就被一种让他发疼的力道攥住。

        牛局长还是那副表情,其实他好像永远都是那副表情,搞得跟你欠了他五百万一样,他耸动鼻子眯起眼睛似乎是想破口大骂。狡猾的狐狸眨眨眼睛抢了先机:“Judy一定不乐意我去见别的可爱的小兔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犬牙:“你一定不知道Judy是多会吃醋,她嘴上不说,其实根本瞒不住,全在耳朵上显出来了,真可爱不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 牛局长竟然换了一种高深莫测的看着他,有一个瞬间Nick觉得自己的手臂骨就要被捏碎,但是最后什么都没发生,大个子只是叹了一口气:“Nick,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。”他难得的彬彬有礼,“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牛局长欲言又止:“Nick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翻个白眼,他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动物非要觉得自己不对劲。哦拜托了,他是个按点上班的好警察,出外勤的时候兢兢业业,做任务的时候认认真真,外面那些良民几乎爱死了他,可是为什么他的好同事们总是要这么神经兮兮的呢?

        “市长早!”狡猾的狐狸对着空气敬了个礼,在牛局长转头的空隙里溜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 哦我可爱的办公室!

        哦我可爱的Judy!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Judy看起来跟以前一样,警服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,勾勒出流畅优美的曲线,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每一天都充满生机与活力,高高翘起的两只长耳朵柔软得让Nick手痒,总想狠狠地揉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迷恋的望着她,关门的动作都情不自禁的放慢,好像害怕惊醒一场令人沉溺的美梦。

        他慢慢走到桌子边上,慢慢走近他的爱人,让她精致的脸蛋在自己湿漉漉的眼睛里倒映地更清楚。

       然后他躺倒在座椅上,从心口掏出那支录音笔,鲜艳的橘黄色耀眼的就像沙漠区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 Judy还是那样微笑着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Nick按下播放键,开始了每天一千遍的第二遍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(5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