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

诈尸打脸……疼

【L月】





嘘,别说,别看,别惊动那个人,别让他向你走来。


他叫夜神月,写作“月”却读作英文的“光”。但我们先得躲起来,屏住呼吸,把身体揉进雪白的背景,像把棉花塞进蓬松的云。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粗暴地挖出每一个人,指甲上沾满白色的絮,却几乎算得上是礼貌地询问了这里没有干燥的毛巾。


“为什么是毛巾?”


他似乎听到了幼稚的问题,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暴躁,但脸上的笑容是温和的。


“需要毛巾擦干头发。”


头发?


他的头发并没有滴水,鞋子倒是湿透了,每一步都留下湿漉漉的脚印,两只脚可能已经泡的发白。这里没有风,没有太阳,他湿漉漉的脚印不会被风抹去,也不会被阳光晒干。他说这样正好,等他找到毛巾,这些脚印会带他回去。


“因为我还有重要的事。”


重要的事?但再也没有重要的事了,他将困在这里,永远为了找不到的事物在此徘徊。有人沉默下去躲进背景,有人却按捺不住突然出现。突然出现的人手舞足蹈颠来倒去,乱踏的脚把地上的水渍胡乱地擦干。


你回不去,我们也回不去。你将困在这里,我们也困在这里。你不是在找雪白柔软的毛巾,因为我们不是;而是在找漆黑坚硬的笔记,因为我们也是。


红色的眼睛找黑色的笔记,我们看到你的名字,看到不幸的人捡到那该死的笔记,看到死神心满意足,动笔给妙趣横生的故事写下了正义必胜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
于是邪恶的、不幸的人啊,不上天堂,不下地狱,在笔记的缝隙里永恒徘徊,永恒的时间慢慢消化了结实的肉体,消化成一丝一缕一团棉花一样,只剩下一张嘴巴冥顽不化呜呜哭诉,但是向谁哭呢,哭着撞上另一个人,棉花塞进蓬松的云,云里传来难听的咒骂,我差一点就成为新世界的神。


夜神月,低头看看你的轮廓、你的边缘,毛茸茸像抽了丝的蚕茧。这里没有笔记,这里也没有毛巾,你的手指沾满白色的絮,曾经是跟你一样鲜活的血肉。


你还记得疼痛的感觉吗?


曾经有一场雨,你还记得雨里绵绵不绝的钟声吗?


这里没有笔记,这里也没有毛巾,你爱的人湿着头发,却在你永远都去不了的彼岸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是凉透了才入坑......

问题是我还很想开车啊这对......


评论(2)

热度(14)